闫先生的文章中还重点揭露了中国作协现任主席铁凝的滥权和腐败。铁凝的一篇描写俄罗斯女人飞机上出轨的婚外情小说《伊琳娜的礼帽》,尽管篇幅不足万字且主题为偷情和手淫,却能一年内数次获文学大奖,包括郁达夫小说奖、人民文学奖等奖金高达5万元的豪华文学奖。对社会质疑,作协官员公然宣称“主席获奖”天经地义,郁达夫奖主办人袁敏甚至表示:铁主席不获奖才不正常。

铁主席的更大问题在于:作为群团组织的中国作协,还掌握着金额巨大的文学公募基金——中华文学基金会。在红十字会等基金屡受质疑的情况下,中华文学基金会却依然是监督死角。这家国家支持的公募基金由铁凝亲任会长。只要登录该基金网站和民政部信息,就会发现,该基金至少存在三个问题:

其一,文学基金搞房地产。中华文学基金会下属单位之一,是安徽文采大厦。这座靠近省政府、位于合肥黄金地段的写字楼,每年收取高额出租费,却并未在中华文学基金会网站和民政部网站公布的基金会年度财政收入中有任何显示。这笔钱哪里去了?

其二,文学基金搞公司。中华文学基金会下属的文采“实业公司”,只在基金会网站列入机构名录,却未见任何财务报账。

其三,文学基金并未用于文学。据报道,中国烟草公司每年资助中华文学基金会1000万元,几年来已高达数千万元,全部用于教育类的金叶图书室,购买图书赠送各地中学。每年1000万元究竟买了谁的作品?是否包括作协主席本人作品和作协下属出版社图书?是否存在公款购书攫取版税稿酬的利益链条?

みんなの反応

  1. 共匪太坏了,到处腐败,社会已烂

タグ一覧

関連記事